早报网首页  >> 常州频道  

岁月沧桑,代代守护!走近常州现存古树名木

岁月沧桑,代代守护!走近常州现存古树名木

(2017-12-11)

  古树名木,因其历史久远,或稀有珍贵,成为城市历史和发展的见证者之一。

  这样珍贵的绿色资源,常州到底有多少?日前,为期2年的常州市古树名木普查工作阶段性成果出炉:全市现有古树名木339株,其中,古树314株,名木25株。古树数量最多的前五种树种,分别为银杏、榉树、朴树、桂花和栓皮栎。

  记者近日走近它们,从春江镇柴家村的千年银杏,到横山桥杨氏宗祠里的百年桂花,从孟河镇南兰陵村的千年银杏,到溧阳深山里难得一见的百年刺楸……每一株古树名木的背后,都有着属于它自己的动人传说和美好回忆。宽大而灰暗的树影下,变化的,是岁月流逝的沧桑,不变的,是一代又一代伴随它们成长的默默守护者。

  有的古树树龄超千年,有的古树树种仅有一株

  全市现有古树名木339株

  2015年8月份以来,市绿化委员会办公室、市园林绿化管理局根据国家、省有关要求,组织了全市新一轮古树名木资源普查工作。日前,为期2年的常州市古树名木普查工作阶段性成果通过了省绿委办组织的验收。

  市园林局城乡绿化处处长谢星安介绍,通常所说的“古树名木”包含“古树”和“名木”两个概念。一般树龄在百年以上的大树即为古树,古树分三个等级,分别是国家一级(树龄500年以上)、国家二级(树龄300~499年)和国家三级(树龄100~299年)。名木则是指树种稀有、名贵或具有历史价值、纪念意义的树木,名木并不受树龄限制,而且不分级。

  根据这次普查的结果,全市现有古树名木339株,包括古树314株和名木25株,其中古树包括一级古树23株、二级古树39株、三级古树233株。

  全市古树名木分属31科43属共47种。有4株古树树龄超过1000年。古树数量最多的前五种树种分别为银杏、榉树、朴树、桂花和栓皮栎。仅有1株的古树树种有十种,分别是梧桐、樟树、石榴、南天竺、枫杨、杏、刺楸、白玉兰、板栗、大叶黄杨。此外,列入后续资源保护的古树名木有72株。

  据了解,市绿化委员会办公室、市园林绿化管理局目前正在组织进行全市古树名木统一挂牌保护工作,挂牌保护工作包括标明古树名木管理编号、树种名、科属、树龄、保护单位及保护责任人等。今后,常州市将进一步加大古树名木的宣传力度和管护力度,定期开展巡查管护,对长势衰弱的古树积极开展抢救复壮,保护珍贵的绿色资源。

  一株在春江,一株在孟河

  这两棵千年银杏都颇具传奇色彩

  “这次目录里树龄超过千年的古树有4棵,其中有两棵在新北区,而且它们都有着各自的传奇故事。”谢星安介绍,千年古树可以说是树里的活化石,千年时光的积淀,自然有很多关于它们的动人传说。

  这棵千年银杏,相传是白龙娘娘绣花鞋所化

  来到春江镇闸北村委柴家边村第四、第五村民小组的村头,记者在几百米开外就看到了一棵参天的银杏,虽然已经初冬,但大半的树叶却依旧保持着翠绿。而等来到树下,记者才理解什么是参天大树,抬头仰望,这棵树大约有7层楼高,粗壮的树干要三五个人才能抱得过来。

  “早在2007年,这棵银杏就被列入常州市《古树名木目录》,根据我们大致的估计,这棵银杏的树龄已经超过了1000年。”谢星安说,因为无法将树锯断看年轮,而深度钻探也会对古树造成严重伤害,所以他们只能根据树的大小,结合当地的地方志、老人口中的传说故事等,进行估测。

  “我们在普查的时候,还在当地老人口中听到了一个关于这棵树的美丽传说。”谢星安说,相传很久很久以前,东海龙王有个宠爱的女儿名叫白龙娘娘,她偷偷幻化人形来到人间,与柴家边村的小伙柴宁相识相恋。龙王知晓后大怒将其带回龙宫。离开的时候,她用尽全身力气为村里挖了两条河流,让村子永远不再受旱。人们含泪和柴宁一起把白龙娘娘掉落的绣花鞋埋在河畔的一块高地上。第二年春,那里竟然长出了两棵银杏树,柴家边村人就在银杏树边建一座白龙庙。银杏在后,寺庙在前,从此香火不断。

  相比传说,这一棵银杏的故事更贴近历史

  在新北区孟河镇南兰陵村,也有着一棵富有传奇色彩的千年古树。和柴家边村的千年银杏一样,记者才到村口就远远地看到了这棵古树巍峨的身姿。根据名录的记录,这一棵千年银杏比柴家边村的那一棵千年银杏还高一些,高度接近24米。

  相比柴家边村白龙娘娘的传说故事,这棵千年古树的故事则更加接近历史。“相传这棵树是当年西晋时期萧族后裔在这里种植的。”谢星安说,相传西晋时期,北方战乱,时任淮阴令的萧整为避战乱,从山东兰陵带领族人南徙到阜通(古万绥)定居。并在孔村建庵取名“吉祥庵”。几经战乱,萧族后裔重回故里,已是一片废墟,但始祖的“吉祥庵”尚存,于是齐心聚资扩修“吉祥庵”,并栽上一颗银杏树铭记。又经千年,“吉祥庵”屡损屡修,又不断衰枯,近代人几乎遗忘了它的兴盛,只有那棵银杏树仍高耸入云,充满着无限生机,成为百里之最。

  刺楸和棠梨

  两个品种首次加入古树大家庭

  提起古树,大多数人想到的可能就是银杏、槐树等品种,不过在这次古树名木普查中,也有几位新“面孔”加入了常州古树大家族,比如溧阳上兴镇方山寺空地上的刺楸和湖塘永安社区的棠梨。

  这棵刺楸已成为方山寺里的许愿树

  在溧阳林业站林业工程师朱俊洪的带领下,记者沿着蜿蜒的山路来到方山寺前,一眼看去,寺庙周围耸立着各式各样的参天大树,榆树、三角枫、构骨等等,“这些大树少说都有几十年的树龄了,但年纪最大的还是要属这棵刺楸,这也是这次古树名木普查加入名录的新品种。”

  朱俊洪指着寺庙空地上一棵大树告诉记者,根据他们测算,这棵刺楸已经有250年以上的树龄。记者站在树下抬头看,这棵刺楸高大约16米,树干并不像其它古树那么粗壮,一个成年人就能环抱过来,树皮很是粗糙,而且树枝上依稀还能看到尖刺的影子,但已经被岁月磨平。

  “刺楸这个品种是溧阳当地的乡土树种,过去这山上会有很多,但长到百年的我也是第一次见到。”朱俊洪说,这刺楸树如其名,树枝上有很多刺,过去山上有很多刺楸,但都长不大,因为过去人们上山砍柴时往往都会顺手把这些带刺影响通行的刺楸砍掉,现在即便是在山里,刺楸也不多了。这棵刺楸因为生长在方山寺的空地上,方才可以保存至今。“因为这棵树年代久远,所以现在这棵树成了方山寺里的许愿树。”朱俊洪说,每隔一段时间,附近的村民就会上山来方山寺烧香,也会一起拜一拜这棵古树,求一求平安健康。

  这棵百年棠梨“老当益壮”

  本次古树名木普查新加入名录的棠梨和刺楸一样,也是常州地区的乡土品种。记者近日跟随武进林业站林业工程师蒋政阳来到了武进湖塘镇永安社区,古树名木名录里唯一一棵棠梨就生长在社区的小河边,树大约有3层楼高,树根周围的水泥地已经都被地下的根系拱了起来,足见这棵老树生命力仍然旺盛。

  “棠梨又叫豆梨,在常州还是很常见的,但能有百年树龄的非常少见,而且这棵老树还开花,今年4月份时候我还来看了一次,满树的梨花,非常漂亮。”蒋政阳说。

  他们,用自己的方式保护着古树,同时,他们也希望——

  有更多人加入到守护的行列

  一棵古树历经百年,甚至千年依然存活,除了树自身品种和生长环境外,和树背后守护的人们分不开。就有这么一群人,他们愿意为了这些古树,默默地守护和付出。

  在他的守护下,这棵百年桂花正在恢复生机

  今年73岁的杨培欣,每天都会到横山桥西崦村的杨氏宗祠里的一棵百年桂花树下站一会,仔细检查老树每一处伤口。

  在杨老先生看来,这棵桂花树就如同一位老友,陪伴了他儿时的光阴。“当时我们杨氏宗祠里还种了许多古树,比如腊梅、黄杨和银杏等等,听我爷爷说,在他小时候这些树就已经有上百年的树龄了。”杨老先生说,他自小就最喜欢这棵桂花树,每年秋天只要桂花一开,整个村子都弥漫着浓浓的桂花香,他回忆说,那时还会有村民来采桂花,做成桂花糕、桂花元宵分给大家吃。

  “因为时代的变迁,祠堂变成过学校、仓库或是民房,到2012年祠堂重建时,古树只剩下了这一棵。”跟着杨老先生,记者走进了杨氏宗祠的花园,花园布置得非常典雅,假山、碧池,还有一座小亭,这棵百年桂花就在花园的正中央,树干虽然没有那些百年银杏那么高大,但也比普通的桂花树大上好几倍。

  根据名录记载,这棵古树已经有300年的树龄了。记者看到,古树树干上有不少地方都抹了桐油进行保护,树叶一部分有些枯黄。“我们刚刚发现这棵树时,情况比现在糟糕多了。”杨老先生说,当他们发现这棵桂花树时,古树不仅树根溃烂,而且还有白蚁虫害,生长情况并不理想。他赶紧和当地林业部门取得了联系,邀请专家多次上门为这棵古树会诊。

  随记者一同前往的蒋政阳,这几年也是经常应邀来和这棵桂花树“见面”,光是今年就来了不下3次。如今,这棵古树在杨老先生和林业部门共同努力下,正慢慢恢复生机。

  这两颗古树是全村人的宝贝

  在武进高新区东庄社区里,两棵古树则是全村人的宝贝。东庄社区大多还是过去两三层的小楼,所以还没到社区口,记者就看到了这两棵400岁树龄的银杏。眼下正是银杏叶变黄飘落的季节,沿着社区里的小路向着古树走去,几百米长的路上随处可见树上随风飘落下来的金色落叶。

  记者看到,两棵大树周围已经砌起了围墙,一把铁索挂在虚掩的不锈钢门上,树下有位老人正在清扫着落叶。“我从小就住在这两棵银杏树前,夏天总会到树下来乘乘凉,秋天来捡捡树叶,等到白果熟了我们还会爬上树摘白果吃,但总少不了挨村里大人的骂。”老人名叫谈建祥,今年65岁的他对于这两棵银杏的记忆,言语间满满的都是幸福。他2013年退休回来后,每天都会来院子转转,这个季节就来扫扫落叶,春天就来除除草。

  谈建祥说,这两棵银杏是他们村的宝贝,全村人都非常爱护它们。“过去这个地方是村祠堂,解放后改建成了厂房,但树一直都没有动。”谈建祥说,当时树边上建了三排厂房,和树挨得很近,那几年树的长势明显不如以前,有一次厂房还走水,烧了不少树枝,不少村民就要求把厂房拆掉。“我们村里也很支持,拆了3次,把和树挨得近的三排厂房全部拆掉了,给了这两棵古树足够的空间。”谈建祥说,现在这树周围的围墙也是近几年村里出资兴建的,为的就是更好地保护这两棵树。他说,过去这里是没有围墙也没有门锁的,但是近年来村上的外来人口越来越多,每到白果成熟的季节,就有不少人拿着竹竿去打,很多人下手没轻重,枝条都被打断了很多,所以才特地把树围了起来,并装上了锁。“我们希望能有更多的人来保护、爱护这些古树,每一个人都能为这些古树出一份力,到那时候这个锁我也会拆掉。”(汤怡晨 夏翠萍)

  来源:常州晚报

  

(联合早报网声明:中国地方频道的目的在于推动中国城市的对外联络与交流,内容由中国地方城市提供,不属于新加坡联合早报和联合早报网的新闻报道内容。)
新加坡报业控股总机:63196319 订阅热线:63883838 早报网广告联系:63192036 早报新闻热线:1800-7418383
新加坡报业控股版权所有(公司登记号:198402868E) 提醒:新加坡网络业者若未经许可,擅自引用本网内容将面对法律行动。 [网络条款] [隐私政策] [个人资料保护]
第三方公司可能在早报网站宣传他们的产品或服务。不过您跟第三方公司的任何交易与早报网站无关,早报网将不会对可能引起的任何损失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