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报网首页  >> 常州频道  

"乡愁诗人"余光中:我的江南以常州为典型

"乡愁诗人"余光中:我的江南以常州为典型

(2017-12-15)

  “常州是我的‘母乡’,也是我的‘妻乡’,‘母乡’加‘妻乡’,那份乡情也不下于‘父乡’……” 在自称“江南人”的余光中心中,常州有着别样的意义——

  “常州就是我看江南的一扇窗口”

  余光中,祖籍福建永春,生于江苏南京,避难于巴山蜀水,求学于美国,任教于香港,终老于宝岛台湾,一生的颠沛流离,积淀出那首脍炙人口的《乡愁》。余光中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位女性——母亲和妻子——都是常州人,也因此,他对常州,有着别样的情感,《乡愁》一诗里,邮票与船票的另一端,牵动他心的,正是永恒的常州母亲、常州新娘。

  本世纪初,余光中先生曾连续三年回到常州(2012年,他曾再度来常),与旧时的亲友再聚首,在先辈的坟前祭拜,那情景,俨然是《乡愁》的再度演绎。

  第三次回到常州,余光中先生和本报也结下了一段缘分。其中的曲折与美好,且听亲历者娓娓道来——

  他连续三年回常州,细品乡音乡情

  听闻余光中辞世的消息,在市委台办工作了30年的陈士行很是唏嘘。12月14日,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他正在家中整理余光中几次回常的材料,并着手写回忆稿。

  2001年、2002年、2003年,余光中连续三年回常州,陈士行都参与了接待工作。“余光中为人温和,儒雅。”尽管是十多年前的三次见面,陈士行如今想起,当年情景依旧历历在目。

  他记得,第一次见余光中是2001年11月1日,余光中结束了在江苏大学的讲课后来到常州,在常州宾馆与他的表哥孙汉初、表妹孙蕴玉全家会面,市委台办参与接待。

  “这是他多年来首次踏上常州故土。”陈士行说,那次停留的时间很短,余光中表示下次来常一定要去祭拜先辈。

  2002年4月4日,余光中携夫人范我存一同来到常州,他们专程前往漕桥祭扫外婆家的先辈,并在市图书馆为市作协会员作了讲座。“他在先辈的坟前跪下祭拜,手捧一束鲜花,看到那副情景,陈士行立刻想到那句诗:‘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母亲在里头,我在外头’。”

  第三次是2003年10月21日,余光中再次回常,参加了由市委台办、市对外文化交流协会、市文化局、市广电局、市文联共同举办的“余光中先生作品朗诵音乐会”。此行,陈士行印象最深的就是余光中一口未改的乡音。“接他来常州的路上,他问我是不是常州人,听说我是,他便开口讲了一段地道的常州童谣,流利得让我惊讶。”

  《乡愁》中牵动他心的,正是常州

  1971年,余光中在台湾写下《乡愁》,很多人也是通过《乡愁》才知道余光中的。

  “常州是我的‘母乡’,也是我的‘妻乡’,‘母乡’加‘妻乡’,那份乡情也不下于‘父乡’,常州当然也是我的‘舅乡’,那么多的舅家当然也就意谓有许许多多的表兄弟姐妹。‘就地取材’,所以有一位表妹就成了我的妻子……”

  这是2003年10月10日,余光中发给常州市委台办的一份传真中写的回乡感言。他说:“常州给我的安慰与影响,从小就充满女性的娴雅与柔美。这一切,加上江南的水乡,历史与传说,莺飞草长,桥影橹声,妩媚了、充盈了我的艺术感性。我的江南是以常州为典型,更以漕桥为焦点的。我的《乡愁》一诗里,邮票与船票的另一端,袅袅牵动我年轻心灵的,正是永恒的常州母亲、常州新娘。”

  也正因与常州、与江南有着千丝万缕的渊源,所以,余光中自称“江南人”。

  作为一名诗文双绝的当代台湾大作家,余光中迄今已出版了17部诗集和12部散文集,其中不少作品都是以故乡常州为背景创作的。2003年,余光中在常州接受常州晚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我的作品有阴柔和阳刚两种风格,阴柔风格的大半是写江南的,而常州就是我看江南的一扇窗口。”

  常州晚报创刊十周年,他写下了贺词

  第三次来常州,余光中还欣然为常州晚报创刊十周年书写了贺词。

  “在宾馆里,他在一张白纸上,工工整整、一笔一划写上了‘贺《常州晚报》创刊十周年,向全市人民与读者问好!’”陈士行还讲述了一个小插曲:最初,他把“创刊”写成了“副刊”,我一看,不对呀,就赶紧指出来。他笑着说“我写错了,重写,重写”。

  多年来,陈士行接触了不少名人雅士,在他眼里,余光中一直是颇受敬重的一位。“他儒雅、平易近人。”陈士行说,如今那个错写的白纸条他还认真保留着。

  一听说回家乡作讲座,他欣然前往

  2012年10月上旬,常州第一人民医院病理科主任医师、教授、硕士生导师陈同钰听说余光中在无锡江南大学交流,便想邀请他为医院组织的讲座做主讲人,经过江南大学的教授引荐,终于见到了余光中。

  “这位著名的诗人,人很谦和,讲话不疾不徐,给人留下很好的印象。”陈同钰回忆,当他表明来意后,余光中欣然同意,连声说,“好好好,我会来。”很快便和夫人一同前往常州。

  10月11日下午,余光中以“美感经验之转化——灵感从何而来”为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生护士们作了人文讲座。

  讲座的反响非常好。“大伙儿说余光中来了,不得了,很激动,‘轰’地一下,都涌上去拍照。”陈同钰印象里,84岁高龄的余光中,精神矍铄,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里侃侃而谈,医生护士们踊跃提问,现场很热闹。

  那次,余光中夫妇在常州待了两天,全程很愉快。陈同钰说,那次讲座的内容都收录到第一人民医院编的《润物无声》下册第一篇中,2015年由凤凰出版社出版。

  家乡的人和物 他都未曾忘怀

  12月14日16∶00,记者联系到家住常州市区的徐亚娜,今年62岁的她如今已从银行退休,是余光中表妹孙蕴玉的女儿,喊余光中“舅舅”。

  徐亚娜语调低缓,回忆起了2002年与舅舅头一次见面:“‘掉头一去是风吹黑发,回首再来已雪满白头。’第一次见到他,心头涌现的就是这句诗”。

  童年时代,余光中母亲常携他到常州探亲,舅家的表兄弟姐妹有三四十个之多。徐亚娜的母亲孙蕴玉就曾是余光中最亲近的一位表妹。

  “母亲和长辈们聊得最多的,就是他从小聪明,绘画上有天赋,也很调皮。”徐亚娜说,因知道这位舅舅从小伶俐爱说俏皮话,2002年第一次见面,她就问:“舅舅现在还会讲常州绕口令吗?”“没想到,他一张口就讲了一段。”

  “他的记忆力还跟小时候一样好。”徐亚娜说,他和孙蕴玉隔了60年重见,一瞬间就认出了彼此,回到老宅,他总是摸着墙壁,在天井长久地徘徊,哪里变了,哪里没变,他都能说个头头是道。

  几年前,徐亚娜的母亲孙蕴玉故去了。她的父亲、91岁的徐赓庭创作了一本《余光中在常州》的书,本打算作为余光中90岁生日礼物,书已经在付印了。说到这里,电话那一头传来了哽咽之声:“没想到,遗憾的是,舅舅没能看到这部书,就离我们而去了。”

  徐亚娜说,现在余光中在常州同辈的亲眷还有5位,其他就都是小辈了。(刘懿)

  来源:常州晚报

(联合早报网声明:中国地方频道的目的在于推动中国城市的对外联络与交流,内容由中国地方城市提供,不属于新加坡联合早报和联合早报网的新闻报道内容。)
新加坡报业控股总机:63196319 订阅热线:63883838 早报网广告联系:63192036 早报新闻热线:1800-7418383
新加坡报业控股版权所有(公司登记号:198402868E) 提醒:新加坡网络业者若未经许可,擅自引用本网内容将面对法律行动。 [网络条款] [隐私政策] [个人资料保护]
第三方公司可能在早报网站宣传他们的产品或服务。不过您跟第三方公司的任何交易与早报网站无关,早报网将不会对可能引起的任何损失负责。